欢迎来到 欢乐剧本网 www.xpjb001.com
剧本列表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060
  •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!暖冬张学鹏石头高中毕业后,没有考上大学,就进城务工了。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,石头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公司,娶了个仙女一样的媳妇,在城里安了家。石头在工地上整天忙得四脚朝天,想回家看看的时间都没有。有时接到二老的电话,爹说:“我和你娘想孙子了,抽空回来一趟吧。”石头嘴里答应回去,可身不由己,工地上每天都有一大摊子事等着他去做,离不开呀。石头知道自己上学不容易,是爹娘土里刨食,用血汗钱供自己读完高中。石头经常把钱打到爹的银行卡上,在电话里对爹说:“你和娘想买点啥,就买啥,别心疼钱,你供完儿子了,该儿子养您老了。”爹说:“我和你娘都能动弹,我们不缺钱,别给我打钱了,我不要钱,就是想你和孙子了。”石头说:“行,抽空我一定回去。”推来推去,转眼就入了腊月,工程也完工了,可建筑单位的工程款没有结,没有钱,工人就发不了工资,农民工兄弟挣钱不容易,都眼巴巴等着钱回家过年呢。这个时候,二老又打来电话,爹说:“快过年了,我们想孙子了,能回来吗?”石头说:“行,我们这就回去。”石头对工人说:“再等几天,过几天一定会有办法的,我欠谁的钱也不能欠兄弟们的钱。”尽管石头这样安抚工人,其实,他心里也没底,...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059
  •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!孤舟渡张爱国我莫名其妙地陷入了一场战争,而且,我是战败者。我没命地逃跑着,面前却横上了一条宽阔的河。河面一片血色。我得到了一只小木船。我跳上船,才划出不远,就见一个黑汉子挥着手跑来,叫着:“好人,救救我!救救我啊,好人!”近了,我看清了黑汉子,他竟然是多年前冒着巨大风险救我性命的恩人。黑汉子也认出了我,高兴地说:“真是天不绝我啊。”我赶紧将小船向岸边靠去。“好人,也救救我啊!”又一个白汉子叫着跑过来。我一看,他竟是几年前我救下的人。白汉子激动地说:“恩人,感谢上天,又让我遇上了您,我有救了!”“可是,我的船只能带一个人了。”我说,“我带你们哪一个呢?”“恩人,您自己决定。”白汉子想了又想说,“恩人,今天,即使您不救我,我也会感谢您的,要不是您当年大仁大义,我早就完蛋了。”白汉子声泪俱下,“恩人,您已经给了我一次生命,我不求您给我第二次了,您带上他吧。”追兵越来越近,我的船就要到黑汉子的脚下了,说:“恩公,这么多年来,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报答您,今天,终于如愿啦,您快上啊。”“恩人,请再接受我最后一拜!”白汉子忽然双膝落跪,说:“恩人,这么多年来,我也是一直在想着您,想着怎样报...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058
  •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!一树繁花听鸟鸣张学鹏沙河弯弯,欢快流淌,曲曲折折伸向远方。沙河村依河而居,一棵百年的大树长在村口,枝繁叶茂,四季常绿,成为一大奇观。每年春天,碗口大的红花盛开,芳香袭人,蜂飞蝶舞,花期可达半年,引得方圆百里的男女老少前来赏花,成群结队,络绎不绝。树是祖辈传下来的,归老人所有,老人守望着那郁郁葱葱的树,春夏赏花开,秋冬听鸟鸣,好不快活。【甲】春暖花开时,村主任带领一群城里人来赏花。城里人赞不绝口,要出高价买树。老人蹲在树旁,看树,抽烟。城里人说:“这棵树卖吗?我们出高价。”老人说:“不卖。”城里人说:“这棵树拉到城里会很值钱,你不喜欢钱吗?”老人说:“喜欢。”城里人说:“喜欢钱就得卖树,你要钱还是要树?”老人说:“要树!”城里人说:“你怎么这样固执呢?给你十万,卖不卖?”老人说:“不卖。”城里人又说:“十五万呢?”老人说:“不卖。”老人又说:“这不是钱的事,祖上有言在先,再穷也不能卖树,传了好几代了,到我手里,能卖吗?”城里人望树兴叹,无奈离去。【乙】秋叶飘落时,城里人又来了,这次来的人更多。这次城里人做通了老人儿子的工作。儿子同意卖树。城里人说:“这棵树很珍贵,长在这里可惜了,...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057
  •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!青衣阎秀丽定妆、勒头、贴片、梳扎……香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嘴角不由得翘起一弯笑,她把腮红又用指肚小心地往下拉了拉,让她的圆脸显得修长了些。着装完毕,香玲静静地坐在木凳上,不敢去看金凤。她知道金凤的眼睛里正在喷火,她能感觉到周身被灼伤时的隐痛。金凤是村里红透半边天的台柱子。香玲是小剧团里名不见经传的配角。金凤脸上的嗔、喜、笑、怒、伤感、娇羞,诠释着世间凡尘女子的烟火风情。男人们从她的身上看到了风月,女人似乎能从她那里找到自己的一生。所以,金凤有了架子,是角儿的架子。每次上台,都需要剧团里的几个头面人物去请。要一请、二请,直到三请,金凤才笑着说:“哟,干吗还来好几个人啊?让谁知会一声就行了。乡里乡亲的,哪来的那些说道儿!”“您可千万别这么说,咱们的小剧团能少得了您吗?全指着您给撑场呢。”金凤嘴角便噙着淡淡的笑,摇摆着腰身出了门。这是这些年唱戏时的规矩,人家金凤要的就是这个面儿!谁让村里人好这口呢。正月没事,唱唱大戏,扭扭秧歌,人们便有滋有味地过完了年。香玲喜欢青衣。青衣在舞台上水袖飞扬时的飘忽和眼眸流转时的风情让香玲着迷。香玲看青衣,就像看自己。而今天,...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056
  •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!豆腐李赵长春豆花是在进城当了一年保姆后,心变野的。豆花对男人说,咱进城去,做豆腐、卖豆腐,一定中!男人有些犹豫,见豆花开始收拾东西,就答应了。豆腐锅,豆腐包,豆腐瓢,豆腐框,豆腐缸,还有那套小石磨。豆花说,就卖咱的老豆腐,原汁原味儿。老豆腐,自有味道。豆花就是看到城里的豆腐不是豆腐而心野的。豆花家的豆腐实而不老、嫩而不虚,表皮蒙着脂皮,黄黄的,薄薄的,透着布纹。小区的老头、大妈搭眼一看,咦,这豆腐好,营养厚,味本真,如这卖豆腐的两口子一样厚道。开业头一天,豆花和男人没有做多,就两盘。谁知道你一块,他一块,很快卖完。豆腐好,卖豆腐的人亦好。豆花爽快,嘴甜欢,大叔大妈、帅哥美女,个个被她叫得心里甜滋滋的。本来只想瞅瞅的,也就提溜上一块。男人呢,不爱说话,整天眯着眼睛,笑。磨豆子笑,点豆腐笑,晃豆腐笑,切豆腐,也笑。有人先来买豆腐,再去跳舞,豆腐先放着,那就放着,回来了,再拿走。包括其他菜,也没事。就这么着,也就半月,豆花、男人和豆腐在老城的这个小区,都赢得了好名声。晚上算账,男人还是笑,说,就这,咱也算进城了?豆花说,那咋?咱只要干,好好干。这样一说,女人捡豆子,男人泡豆子。豆花说,那...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055
  •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!乡里情田光明他是驻我们村的下派干部,住我家后边的瓦房里,在村里轮流吃着派饭。派到我家吃饭时,我去叫他吃饭,母亲叮咛我见了他就叫王伯。在我家吃过几次饭后,我与王伯就熟悉了,他有事了,就喊我给他跑路,多是让我去代销店给他买烟抽。在村里,王伯和村里社员一样,行走在田垄之上,扶犁躬耕,种瓜点豆,收种碾打,样样活他都干着。每次,王伯从县城来,都要给我带一本书,送我阅读,使我知晓了外面世界的精彩。母亲每每做好吃的,我都要给王伯送去,让他尝尝。那年冬天,王伯还送我一件六成新的棉大袄,是带毛毛领的那种。他说是儿子穿过的,他当兵了,就送给我穿。当着王伯的面我试着穿,有点大。母亲笑着说:“合适!合适!”王伯走后,母亲就用红包袱给我包裹上,放在柜子里。说等我上了初中就能穿了。两年后,上级要求王伯回城里上班。离开村里那天,我也跟在母亲身边,送王伯到山梁下。大家都依依不舍地,跟王伯告别。王伯眼含着泪,说了很多感激的话。他说喝惯了这里的山泉水,爱吃母亲烙的锅盔馍,还有村里慧婶的手擀面,说得送他的人脸上都挂着泪花。我上初中了。寒风刺骨的冬天,我穿着王伯送我的棉大袄,坐在教室里做作业,把手缩进袖...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054
  •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!掌眼刘志学好字画的陈四仙,是骑河镇上唯一的看病先生,因为诊病、进药、买字画一类的事儿,常到七十里外、黄河对岸的省城开封去。因而,很多外边的消息,都是陈四仙带到镇上来的,但这次,陈四仙却从城里带来了一个旗人。旗人是陈四仙多年的老朋友,汉名叫金辨芝,三十多岁,随手端着一个银制的大水烟袋,说起话来,一口的“里城音儿”,一听就知道是从北京城里出来的。金辨芝见多识广,过手的名人字画不计其数,自小练成了一双法眼。开封城里的官宦商贾,手里有了货又拿不准时,都要请金辨芝去搂一眼。前段日子,陈四仙用古方治愈了自己的肺痨,一高兴,去大相国寺后头捡漏,花二百现洋买了一幅徐渭的《古道青藤图》,正有心想请金辨芝给看看,碰巧冯玉祥在开封遣散旗营,于是,俩人就到了骑河镇。好茶好酒为伴儿,与金辨芝神聊了几日后,陈四仙终于挂出了那幅《古道青藤图》:“辨芝兄,您给搭个眼儿。”金辨芝端着自己那个大水烟袋,咕噜咕噜地抽了几口烟之后,在那幅画前踱来踱去,眯着眼睛,看款识、看笔韵、看墨色;再踱一阵,再看……陈四仙屏着气,看金辨芝走来走去,只看不语,顿时呼吸粗了起来。终于,金辨芝扭过身来,呼噜呼噜又抽了几口...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053
  •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!三奶奶的小木船吴建三奶奶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木头在遛弯儿:“木头,咱们这辈子还能去南海看看不?”木头知道三奶奶“去南海看看”的意思,就拍了一下自己的腿,叹了一口气:“哎!都是我,拖累你了!”三奶奶的眼圈有些发红,苦笑了一下:“算了吧,咱都老了,走不动了,听说去南海先坐飞机再坐轮船,千里遥远的,这辈子想想就算去了。”三奶奶两个人一块儿过,大门上挂着“烈属”的红牌牌。这个红牌牌让三奶奶脸上荣光了一生,也心痛了一生。没过几天,三奶奶问木头:“木头,快告诉我,咱们薛河的水是不是流向西湖的?”“是呀。”“西湖水是不是流向东海呢?”“对呀。”木头弄不明白三奶奶问这些做什么。三奶奶又说:“那东海的水一定是通南海的,对不?”木头愣了一下,说:“是呀,还别说你知道得还真不少呢。”听木头说是,三奶奶昏花的老眼瞬间亮了。过了些日子,三奶奶又对木头说:“木头,咱们找人做一只小木船吧?”木头不明白地看着三奶奶:“你做小木船干啥?不当吃又不当喝的。”“我看见有人把河灯放在小木船上,河灯就不会下沉,顺着河水往下漂。听说能漂很远很远,挺好玩的。”木头心里想,你都几个点了(多大年纪了),还放河灯?怪不得有...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052
  •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!碑匠崖张港“那个……那啥,你问碑匠崖呀?那你算是问对人了,这我知道。在早呀,这儿不叫碑匠崖,叫白砬子。”“砬子?”“砬子就是陡立高耸的大石头,石头山。”“昨叫的碑匠屋呢?”“说这话呀,那是小鬼子进东北的第十二个年头。俺们这儿呀,来了抗联五团。抗联打仗厉害,这不奇,奇的是啥呢?奇的是五团有个碑匠。我说大记者,你经多见广,你听说过部队有碑匠的吗?”“碑匠,就是石匠呗。”“不不不,那可不对。碑匠是碑匠,石匠是石匠,两码事儿。石匠打个碾子錾个磨,抠个马槽子啥的。碑匠可不是。碑匠,头一样得力气大,能把大石头翻得来倒得去。二是识文断字,跟你们记者一样,是识字分子。不识字咋刻字?三是能攀山,为得块好石料,什么悬崖绝壁都得上去。”“你问部队要碑匠干啥?那用处可大了。打仗哪能不死人有人牺牲了,碑匠就打个石碑,记下姓名。五团有大事,碑匠也錾出文字,埋地下留给后人。”“没有碑可錾时,碑匠就骑上马,跑出几十里,刻块石头,再跑回来。这可热闹了!日本鬼子大队人马冲那一块石头去了。你说咋的,石头上的字是‘中国人一齐打日本’。末了的字是‘五团’。团长说∶‘一个碑匠,顶得一支队伍,调得日本兵满山瞎...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051
  •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!仁者之心张晓林清早起来,范希文搬一个小木板凳,去院子里的那棵槐树下弹琴。槐花已经开了,一串一串挂满枝头。坐在槐树下,槐花的清香让人沉醉。这样的心境,最适合弹琴。琴声在槐花间穿梭。槐花和着琴的旋律开始舞蹈。这个时间,范希文的妻子李氏开始下厨做饭。李氏对这支曲子再熟悉不过了,这些年来,她都是听着这支曲子做早饭的。这是一支名叫《履霜》的曲子,是她手把手教给丈夫的。范希文只会弹这一支曲子,再教他,他说:“会弹一曲《履霜》就行了,会那么多干什么?”李氏就打趣他:“我看干脆叫你范履霜吧。”李氏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世代书香门第。这样的一个女人,也是打心底敬佩范希文的,在她看来,能遇到这样的丈夫,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。刚过门的那些日子,她那脸上皱纹多得像几张重叠的蛛网一样的婆婆,常常向她谈起范希文小时候的事,每逢谈到儿子,婆婆满脸的皱纹就一下子舒展开来。婆婆说:“希文进京赶考前,家里穷得揭不开锅,为给家里节省点口粮,他就住进了淄州长白山下的一座寺庙里,和他一起住的还有个姓刘的秀才。每天黄昏,他们都在一口锅里煮粥,这些米粗糙无比,咽下去刮得喉咙疼。煮好一锅粥,倒进瓦盆里面...

网站首页 | 小品剧本 | 相声剧本 | 其他剧本 | 作家简介 | 约稿服务 | 作家博客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辽ICP备19008864号

Published at 2023/2/5 0:16:01, Powered By WRMPS v7.5.0(MSSQL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