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欢乐剧本网 www.xpjb001.com
  • 小品剧本网-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小小说039
 

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,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

 

别去那条河

王大烨

 

在我八岁那年,父亲曾告诉过我,别去那条河。

我仍记得当天,父亲说这句话时的样子:面色阴沉,语气僵硬。他指着远方一座山坡,告诉我,越过山后的那条无名小河,千万不要去,明白吗?父亲说完,推搡了一下我的肩膀。那时我刚刚上小学,结交了一大帮朋友,每天在村庄内跑来跑去,因为力气大,被小伙伴们推选为头头,他们全得听我的话。我仰起骄傲的头,问我的父亲,那条河为什么不能去?

 不能去就是不能去!父亲冲我怒吼,甚至结结实实地甩了我一巴掌。这一巴掌把我甩蒙了,在此之前,父亲从未动手打过我。而在那天,因为一条无名小河,我的脸上多了一道痕迹。虽然这痕迹,在几分钟后就逐渐散去,但是却在我心中悄悄生长——那是怨恨的种子,那是不解的愤怒。

多年后,随着时间滑落,我变得愈加顽劣,愈加惹是生非:十二岁那年,我拿着砖头,敲破了同桌的脑袋,因为他不让我看课后作业的答案;十五岁那年,我拉帮结派,在操场后与外校的人混战,脸颊被人刺破,至今仍留有疤痕;十八岁那年,我没考上大学,被扔去了修车行当学徒,白天上班,晚上和狐朋狗友鬼混。我也曾有过许多爱恋,但随着生活愈加窘迫,全都变得烟消云散。二十三岁时,我稀里糊涂参与了一场械斗,等到人群散去,手中已沾满了鲜血。我被判了五年,在牢狱之中度过了青春最后的时光。事实上,我也进行过忏悔与反思,也会后悔往昔种种恶劣行径。只是我永远也不明白,一向仁慈的父亲,在我八岁那天为什么会因为一条小河动怒。父亲当天打了我那一巴掌后,第二天清晨,我便带着愤怒翻越了山坡,来到了那座山后。小河就在那里流淌,静谧安然,我看不出有什么特殊。那天我蹚着河水向前走去,又借着水性游了半晌,什么也没有摸着。

二十五岁那年,我因狱中表现良好,减刑三年提前出狱。我试着去了几家工地,也尝试过干个体户,卖点儿凉皮烧烤,无一有起色。我曾经引以为傲的义气,以及所谓的良心与好奇,全部被厚重的社会击败。我三十岁那年,父亲生了一场大病,那时我彻底颓废,每天要喝好多劣质白酒,才能压抑住心中的伤痕与悲痛。父亲临走那天,我坐在他的床边,癌症让他的头发全部脱落,他伸出干枯的手指,颤颤巍巍告诉我要好好生活。可是我拿什么去生活,我多想告诉我的父亲,是你,全是因为你,因为那条莫名其妙的小河,我才会落得如此境地。

多年后,当我写下这些字句时,河流已经完全干涸,毫无踪影。十二岁那年,我并没有用砖头敲破同桌的脑袋;十五岁那年也没有拉帮结派,更没有在二十三岁那年饱受牢狱之苦。父亲的巴掌是真实存在的,故事从这里有了变化:父亲的一巴掌并没有打来愤怒,而是带给了我畏惧。当天傍晚,我躺在床上痛哭流涕,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,根本没有去翻越那座高山。事实上,第二天我便知道了小河的秘密:一位远房表亲在那条河里游泳时淹死了。那条无名小河带走了许多年轻人的生命,直到后来政府建设水库,将其完全排干,种上了一亩又一亩的粮食,溺水事件才终于止息。

别去那条河,如今我才明白,那条河意味着未知,意味着诱惑。一生当中,存在着太多这样的河流:可怕的不是河流,而是孱弱的自身总是对遥远未知的事物充满向往。那一巴掌改变了我的命运,只是在这长长生命中,每当回忆起此事,我的心中总会泛起一丝淡淡的苦涩。

 

 

更多小品剧本及精彩文章,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

 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:ayang打印此文】【加入收藏】 【字体:
推荐剧本

网站首页 | 小品剧本 | 相声剧本 | 其他剧本 | 作家简介 | 约稿服务 | 作家博客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辽ICP备19008864号

Published at 2023/2/4 23:29:56, Powered By WRMPS v7.5.0(MSSQL)